奥一首页 > 网络问政
2012/02/17 10:08:52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刘远举 评论条[查看评论] 手机看新闻

刘远举

从事活熊取胆汁的福建归真堂在其IPO申报过程中,遭遇了强烈的质疑。事情超越财经领域,转为了一个公共伦理、道德事件。有人尖锐地指出:“如果归真堂上市,那么中国股市将再次书写不道德的耻辱。”但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复杂世界之上的道德和伦理必然也是复杂的。

实际上,网络上流传的相片中的那种残酷方式早已淘汰,理论上在现在的无痛无管新技术下,熊平时可自由活动,取胆汁时并无太大痛苦,而是在大快朵颐,这也反过来证明了取胆汁过程并非像过去那样痛苦。

据资料显示,熊胆汁的天然成分无法被单一化学药品简单替代。而且,进口的合成熊去氧胆酸胶囊的价格也非常昂贵,25粒装就要300元,是国内天然熊胆粉价格的2-3倍。而同时,熊胆汁制品的药用价值极大,不仅在中医上用于清热、眼药,在现代医学中也用于治疗胆结石、反流性胃炎、胆源性胰腺炎、酒精性和脂肪性肝病、病毒性肝炎、药物性肝炎等胆汁淤积性肝病,甚至还能帮助提高肝脏移植成活率。可以说,这就是救命药。于是,对于活熊取胆汁能否替代,渴望健康的病人和焦虑的家属,默默地用自己的钱投票做出了选择,如果真能替代,为何不用价廉物美的呢,而生产厂家不过是执行他们的意志。

既然如此,活熊取胆汁就绝对不是一个一边倒的道德伦理问题。我们生活的世俗世界显然并未按众生平等的法则运行,可爱的小鸡变为肯德基的鸡翅、肥腻的小猪变为烤乳猪,甚至纯粹为了娱乐而斗牛、阉割宠物。在这个世界中,当动物伦理和人类伦理相碰撞的时候,人类伦理必然优先。在这个逻辑之下,为了人类的福利,作为人类近亲的灵长类也是医学实验的对象。可以说,人类药物、外科手术的发展是建立在灵长类的累累白骨之上的。而用熊胆汁制药救人,显然也正是这一逻辑的延续。逆推这个逻辑,如果活熊取胆汁是不道德的,那么不道德的起点就是那些购买熊胆汁制品救命的病人。但是,如果一些人为了口腹之欲就可以吃小猪、小鸡,阉割宠物,观看斗牛,那么,另一些人仅仅是为了活命而购买熊胆汁制品为什么就不道德了呢?正因为如此,对于鱼翅、象牙、犀牛角,抵制者可以大声喊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但对于熊胆汁制品,他们却不能直面渴望生命的眼睛。道理其实显而易见:如果在保护动物权利的同时却侵害一部分人的合法权利,那么,不能完善地解决人类社会的道德和伦理问题之前,显然也不能完善地解决动物的伦理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还可做一些哲学意义上的思考。类似于“人择原理”,我国活熊取胆汁的熊都是人工繁殖的,取胆汁正是它们生存的理由。如果拿掉这个目的,它们也不可能来到这个世界,更别说享受美味的蜂蜜和牛奶。也许有人会说:那情愿不生,也不受这个罪。但,子非熊,焉知熊之苦乐?从这个意义而言,强烈抵制活熊取胆汁的人,本质上是出于自己的道德洁癖和情感需求,从绝对而单纯的角度看,这种行为是高尚的,甚至是伟大的。但是世界的复杂性就在于,他们把自己的道德和情感需求,建立在了另外一群沉默着的病人的痛苦和生命之上,并且,实际上剥夺了黑熊的生命——虽然,有一些伤害。

人类和动物之间的伦理问题将长期伴随人类文明的发展。要想最大化地缓解这个问题,就不能用“天真的完美主义”情绪化追求道德快感,而应该运用多重理性多想几层,用“世故的折中”来反复权衡。这不但不会妨碍解决这个问题,反而会帮助我们更好地解决它。

实际上,饲养一头黑熊取胆汁,可以使220头黑熊免遭猎杀,这正是以少数保护种群的很好例子。以前我国有几百家活熊取胆汁的养殖场,熊的生活环境极其悲惨。随着国家加强对合法企业的管理,合法熊场出现了做大做强的趋势,这无疑导向了更规范的监管,也导向了技术创新。于是,新技术带来了更人道的方式,熊的状况也随之提高。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上市是这个行业进一步做大做强的机会,只有做大做强了才能提高活熊取胆汁技术,也只有上市才能有更透明的信息,作为上市公司的企业也会因为关心股价而关注公共态度,这一切都会让熊活得更好。

不过,应该指出的是,归真堂在面对公众的质疑和抵制的过程中做得也并不令人满意。既然已经有了无管无痛的取胆汁的新技术,可以使熊免受太大痛苦,那么为何不让媒体参观他们的养熊场,向公众展示这一切呢?如果是因为一边宣传新技术,一边却又阳奉阴违,那么,一个对公众撒谎的企业,倒真的没有资格上市。毕竟,对上市企业来说,诚实可靠的信息披露是非常重要的。(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

编辑:周莉

分享到: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复制网址]
相关新闻
分类信息
网友关注
商务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问政热点 更多 >>
资讯推荐 更多 >>
最新报料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