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一首页 > 网络问政
2012/02/17 10:12:44 来源:金融投资报 作者: 评论条[查看评论] 手机看新闻

记者 靖曦

不仅仅是归真堂存在使用野生动物原料的问题,A股上的片仔癀、云南白药、武汉健民等都曾是从野生动物身体上获取原料。然而,人工制品和人工合成取代天然原料必将是中药行业的趋势,这也是中药上市公司面临的重要挑战。

近日,归真堂将再次冲击创业板引发了市场的轩然大波,中国中药协会和动物救助人士就归真堂上市展开激烈辩论。有传闻称,动物慈善救助人士已经募集了1.2亿元准备收购归真堂股票以阻止其上市。

然而,在归真堂是否应该上市背后,隐藏更深的问题是对于贵重中药材的“杀鸡取卵”。而A股上诸如片仔癀、云南白药等均存在类似情况。那么,贵重中药材是否只有活体动物才能提供呢?

片仔癀等急于和归真堂拉开界限

A股上市公司中以贵重动物药材为原材料的有片仔癀、同仁堂、云南白药、武汉健民等,这些公司部分在售药物中含有诸如麝香、牛黄、蛇胆等取自动物活体的贵重原材料。一旦归真堂成功上市,熊胆将成为又一味贵重中药材。

对于归真堂即将上市的消息,上述公司有何反映呢?对于市场反响激烈的“动物活体取用”,上述公司又有何说法呢?

记者联系到片仔癀证券代表陈海建,他告诉记者:“公司目前的产品中确实含有麝香,而且我们承诺一直用天然麝香,所以增加养麝基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陈海建拒绝向记者谈论对于归真堂筹备上市和“活体动物取用”的看法,只告诉记者:“我们的麝香和熊胆还不一样,熊胆必须要将插管插入熊的体内才能取到,麝香本身长在麝的体外,在肚脐眼处,发情时用于吸引雌麝的,对其取用不会造成麝的痛苦。”

据悉,截至目前,全国人工养麝存栏量只有4000头左右,年产麝香约20公斤,人工养麝所产的天然麝香供给仍处于严重不足状态,人工养麝的产业化进程仍处于起步阶段。

片仔癀称,目前,无论养殖技术还是养殖场存栏数量,都表明我国麝养殖业仍处于试验阶段,且尚无一套完整的规范化的人工养麝技术操作规范。而片仔癀年报透露的四川麝业销售毛利率为13.82%,也证实了上述结论。片仔癀亦表示,人工养麝是一个长期投资项目,短期内很难见效,没有政府的大力支持,企业的负担很大。

相较于一直承诺要用天然麝香而逐渐走入死胡同的片仔癀,云南白药中的麝香成分早在几年前就改用人造麝香。

昨日,云南白药董秘办工作人员以“我们的配方是国家保密配方,不能对外透露”为由拒绝了记者有关云南白药是采用人工麝香还是天然麝香问题的采访。不过该工作人员也表示:“我们麝香的成分用的不多,只在痔疮膏和一些膏体类的药物中应用。”

此外还有武汉健民,公司参股39%的武汉健民大鹏药业有限公司拥有国家中药一类新药体外培育牛黄的完全知识产权。

平安证券曾对武汉健民的体外牛黄培育做过详细分析,认为体外培育牛黄是国家重大技术发明、国家重点新产品,为天然牛黄的优质替代品。但是,市场中如牛黄解毒片、牛黄降压丸、牛黄清胃丸等以人工牛黄为原料的低价药品,显然没有动力去替换价格高昂的天然牛黄;而以同仁堂、片仔癀为代表的高价药品如安宫牛黄丸等,为了保持治疗效果却不愿放弃采购体外培育牛黄。体外培育牛黄正是处于这种尴尬的区间。因此,需要政策对采用体外培育牛黄为原料的药品进行扶持。

人工制品可替代天然产物

对于多方争论焦点中的“活体取胆汁”,归真堂官方网站公开信息强调,人工引流熊胆汁“实际是一种资源再生利用”:“黑熊每天分泌的胆汁如人的新陈代谢一样,大概有1500至2000ml,如果没有对它进行引流,将会分泌排泄;在分泌高峰期所得胆汁还不到总分泌量的1/10,对它并无任何伤害。”

不过有市场专家指出,无管引流熊胆汁为目前唯一合法的取胆方法,这种方法虽然摒弃了之前铁马甲和插胆汁引管等粗暴方法,但黑熊痛苦并未因此减少,而且由于黑熊伤口不能闭合,并可能导致长期发炎,很多黑熊都成为病熊,活熊取胆的产品由此面临安全隐患。“这是一个残忍且毫无必要的行业。”

“折磨一个生命慢慢死去,是人最残忍的一面。”满座网CEO冯晓海的观点获得了很多网友的共识。很多人认为,这是对黑熊的无情残害,归真堂一旦在交易所上市,规模就会变得更大,会伤害到更多的黑熊。

网友“救救黑熊”忧心忡忡地表示:“一旦归真堂上市,那么就意味着归真堂的规模将会变大,生产线也许还将扩张,到时候会有更多的熊被活体取胆汁。难道熊胆就没有替代产品吗?”

亚洲动物保护基金称,东方传统医学使用脱氧熊胆酸已有3000年历史,而熊是唯一能大量产生胆酸的哺乳动物。但研究表明,熊胆完全可以用更便宜有效的人工药品和更容易采集的草药来替代。这一点也得到了许多当代中医药师的认同。

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主任贾海彬表示,相比植物中药、动物中药的资源枯竭要严重得多。不过,原料稀缺,对以动物为主要原料的中成药生产企业来说,是否形成利好还很难判断。在成本日益走高而养殖收益低下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动物中药逐渐稀缺,其中不少很可能在未来被列为限制流通品种,从而不断推升其价值。

招商证券首席医药分析师认为,从目前政策来看,稀缺性动物中药提价空间有多大仍难以判断。“现在许多动物中药品种都是OTC,像阿胶、片仔癀之类的都是双跨品种,企业能够自主定价,但未来如果进入医保,国家仍有对其实施最高限价的可能。”

人工制品、人工合成等代替天然产物是缓解对常用名贵重要资源依赖的重要途径,对替代品进行研究有很大的开发空间和潜力。目前已开展较系统研究的品种主要是名贵珍稀的中药材,如犀角、虎骨、羚羊角、麝香、穿山甲、熊胆、牛黄等。”李珊珊表示。

而在2010年版的药典中已经确定了六大“不上”的原则,即品种增加的越多越好,但不降低要求、不破规矩,质量标准达不到要求的品种不上;含保护类动、植物的不上;含龙骨的不上;含人中白、紫河车、五灵脂的不上;含鲜活动物的不上;处方药材基源不清楚或基础工作薄弱的品种原则上不收载。

2010年版药典对不再新增加濒危野生动物药材资源已经进行了明确,并且从标准上积极引导人工种养殖紧缺药材的发展,如体外牛黄、人工麝香、人工虎骨等替代品用于药材。

编辑:周莉

分享到: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复制网址]
相关新闻
分类信息
网友关注
商务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问政热点 更多 >>
资讯推荐 更多 >>
最新报料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