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蔡禾:让异地务工人员以劳动权利换取市民权利
2012/07/12 10:42:11来源:奥一网网络问政平台作者:[查看评论][转发]


N-S(南方-顺德)改革论坛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院长,广东省社会创新咨询委员会主席 蔡禾发言

蔡禾:今天下午听了各方在这里讨论,觉得非常有收获,不仅有大学的学者,有传媒的,也有政府的,还有直接来自于企业的,感到很亲切,在读大学前,我在工厂里工作过六年,有很深的感情。

顺德在广东改革开放过程中一直走在前面,今天的主题是“如何让异地务工人员幸福参与”,这是一个有前瞻性的讨论,不仅仅是当前中国社会面临日益显著的社会问题,对广东本身的发展来讲也非常重要,这点很值得肯定。

最重要的是在这次会上听到了不同的声音和碰撞,尤其是来自于企业第一线的务工人员的感受。美的的那位工友讲得很好,他说很多东西写得很好,但是真正落实才是好的。我觉得这真是很深刻的一段话。

还有一个同志谈到20多年的工友死了,但是因为没有钱,没法办理火化。在异地务工人员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制度,但是这些制度有没有扎扎实实地落实。这些年有不断的话语被提出来,被讨论,有不断的新名词出现。刚才郭老师提到不要天天出新招,我们只要把我们已经在做的事情踏踏实实落实了,很多问题也就解决得差不多了。我讲几个观点:

第一、异地务工人员的问题,解决的基本思路在哪里?改革开放以来异地务工人员的问题源于计划经济下的户籍制度,不一定针对农民,你在北京有户口,到广州一样没有权利。改革开放以后所有围绕异地务工人员的问题,都是户籍和依附在户籍上的权利问题,可以分三类,劳动权、职业保障权、市民权。八十年代解决了劳动权,计划经济下广州的人不能到别的地方就业,80年代解决的就是农民工要进城,外地人要流动务工;90年代解决职业保障权,保险的缴纳,社会医疗和保险,我们的保险不是普惠的社会保险,是职业保障,有工作才有这份保险,不工作就没有;进入21世纪后我们讨论教育的问题,社会救助的问题,像住房等等属于社会救助,也可以说是市民权的问题。80年代解决劳动权的问题,90年代在制度上解决了职业保障权的问题,进入21世纪解决市民权的问题,实际上讲的都是户口和权利分离的问题,你可以到处就业,户口在哪儿不重要,在哪打工就在哪交保险,唯独在市民权上还捆在一起走。

解决异地务工人员问题的根本思路一定是户籍和户籍背后的权利相分离,否则一定是和发展趋势不相符。户籍和权利一定要分离,但实施的步骤可以分阶段,权利的实现程度在不同阶段有差别,但基本的思路要清晰。比如积分入户,只能优秀人员入户,每年解决1万人对顺德来讲就是132分之一,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决,能说这个制度对这个群体有意义吗?这只是一个地方为了吸纳人才的制度,不是面对异地务工人员群体的制度。解决异地务工人员参与的问题,不需要太多花哨,主要就是背后的权利能不能分离。

可以分阶段,要一下把所有的异地务工人员都像公办教育一样解决,可能顺德一年的财政都解决不了,但是有没有通过一定的方法,至少在民办学校读书,交的学费不至于比公立学校还高,至少在这受的教育要比在乡村的教育好。可以通过购买教师等等方法,把教育水平提升上来。

人有家就安定了,有恒产,有恒心,当你有家的时候就相对稳定了,学术上有很多研究,有家的人和没有家的人的行为是不一样的。在解决外来工的问题上,还是要回到这点,基本思路一定是户籍和权利分离,而不是固化某种权利,用别的办法固化权利,这是我的基本观点。

有些人可能并不想留下来,是否留下来是劳动力的权利,不是行政者赋予的,他是一个劳动者,他工作、纳税,权利是因为他是劳动者所赋予的,是否愿意留下来是他个人的选择,我们不能因为他不愿意留下来而决定什么。我们不能决定什么是想留下来的,什么是想赶走的,这不应该成为政府的指导思想,这是很危险的,哪怕是犯罪人员,犯罪有法律解决,他在这打工就应该有保护的权利。一个18岁的孩子来城里打了七年工,他之后结了婚,有了孩子,你让他孩子享受到义务教育,他一定会在这里踏踏实实工作。

在素质上,人有差别,但作为一个劳动力应有的基本权利,不应该因文化素质而有差别,这是我的第一个基本观点。

第二个观点,实现融入需要一个过程。顺德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如何激活社会资源,广东建设走在前面,被全国给予肯定的就是社会建设,激活社会资源,让社会群体和组织进入到这些领域,成为公共产品的供给者,可以通过购买服务,购买管理的方式。

一个外地人到顺德,不知道找哪,从政府的角度说我有机构,是你们不了解。我们可以以社会组织的方法,有一批人活跃在这里面,可以告诉刚来的人很多关于居住、生活、权利相关的信息,这样他们有一个渠道获取信息,有一个渠道表达自己的愿望。

外来务工人员融入的社会里,应该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激活社会资源,服务于顺德和谐社会的建设。

第三个观点,应该将企业的社会责任提高到议事日程上。今天上来的几个人,都是效益比较好的大企业,这些企业和一般的中小企业相比,劳动力的状态是不太一样的,境遇也不太一样。改革开放三十年,为了发展经济,是向资本倾斜的,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应该理直气壮的提出企业的社会责任。胡锦涛同志在副省级干部的培训班上专门提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应该有一个观点,不应该让企业只做生产,他的外溢成本不应该由政府和社会买单,政府有了这个意识,企业在社会建设这个领域,在外来工融入社会的领域同样会有作用。

第四个观点,社区是外来人员的生活空间,怎样在生活空间里搭建一个公共平台,推动他们之间的交流,推动他们和本地人间的交往,从而消除人和人之间的差异带来的隔阂,有时候不一定是歧视,就象一个广东人和北方人语言不通。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推动他们的交往,消除他们在其他领域的隔阂,至少可以减少隔阂,减少由隔阂带来的怨恨和紧张,这对一个社会是有好处的。

谈不上总结,只是自己的一点想法,谢谢!

(本文由工作人员根据嘉宾发言现场整理,未经嘉宾本人书面审阅。)

编辑:罗琳珊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瓴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