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郑永年:网络与中国政治的关系
2012/09/23 11:24:05来源:网络问政平台作者:[查看评论][转发]


>>>>>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专题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作主题发言

9月23日,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在惠州举行,以下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发言:

郑永年:谢谢主办方的邀请,我就网络时代的政治参与谈一些我的看法。刚刚各位领导对惠州的网络问政做了很好的介绍,我从实际的角度谈一些我自己的看法,谈谈网络与中国政治的关系。
网络已经成为讨论中国政治和社会的渠道,网络参政、网络问政、网络智慧管理。这些概念在中国发展还很不平衡,广东在改革开放的方方面面都是先行者,网络参政问政和社会管理方面也是。希望把这些实验放在中国的社会发展中,网络参与如何推动政治变革,以什么样的方式讨论政治改革和变革,我认为政治的变革不可避免,而且在实实在在的发生,社会经济发生变化,政治也一定要跟着变化。

我觉得中国经济路径可以用三个相关概念来表述,开放、竞争和参与。“开放”是竞争和参与的结局,这三个方面从学术上说是三个相关的概念。开发指的是一个国家向其他国家开放,这是改革开放中所做的开放,是政治委员的开放,是政治的过程,是向不同社会群众开放,向不同精英群体开放,向不同社会利益开放,在这个前提下,开放又可以引导出另外两个过程——竞争和参与。

竞争是竞争人才、思想、政策等等,竞争就是有优胜劣汰,参与政治人才的选拔和选举,思想和政治的形成和实践。竞争是参与的前提和条件,没有竞争很难有民意参与。
今天主要讨论的是作为一种技术手段的网络,在所有这三个方面能起到什么作用,一是网络和政治开放间的关系,很显然网络创造了一个开放的政治背景,就是政治互联网平台,我写了一本书叫《技术赋权:中国的互联网、国家与社会》,其中有一个观点,我认为互联网是中国国家和社会、政府官员和人民之间“相互转型”的一个开放的有效平台。这是我通过互联网社会观察到的现象。当时提出这个观念主要是为了回应西方社会流行的两个观点,在西方,有关互联网的作用有两个决然相反的观点,一个观点认为互联网是政府行使权力的工具,另一种观点认为互联网是民主化的工具,有学者更是简单的把互联网化和民主化等同起来。但我认为这两个观点都不成立,我把互联网称之为“政治自由化”的工具,指互联网使政治变革变成可能。

到今天,我仍坚持这一观点,在世界各国,互联网在政治变革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互联网可以促进一个国家的民主化,尤其是民主政治体系的建立。互联网之所以能够造就政治的开放性一方面是因为互联网本身的技术特征,另一方面是因为应用这种技术的群体。互联网的技术特征是其分散化、分权化及其相关的开放性。较之传统上所有媒体工具,互联网是最分散和分权化的。当互联网应用于其他现代通讯技术,例如手机、iPad等,这些特征表现得更为明显。互联网的开放性促成了使用这种技术的群体的开放性。是一种完全扁平化的开放。

在中国政治生活中,互联网作为一种技术,更是被用来打破政府与人民之间的界限。官员为自己修筑了一座的“城堡”,把自己关在这些“城堡”内。他们为了做官而做官,而和社会没有实质性关系。社会成员被隔离在“城堡”之外。当然,这里的“城堡”是一个比喻,不可否认,今天我们的政府和社会群体之间、官员和人民之间存在着一堵又一堵的“城墙”,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互联网在这里扮演了一个至为重要的角色,它成为了打破城墙的最有效的工具。互联网业提供给官员一个工具来和社会群众作互动。在这方面,广东远远走在全国其他地方的前面。互联网促进政治的开放性,这个作用更是表现在竞争和参与两个层面。这是我下面要讨论的。

我们说政治竞争的时候,往往指政治人物间的竞争,就是通过竞争选拔或者选举出管理国家社会经济事务方方面面的人才。竞争出人才,竞争就是要把不同社会群体的人才选拔出来。这里很明显,开放是竞争的前提条件。如果政治过程不向社会开放,人才很难参与到政治沟通中,更谈不上竞争了。

无论选举还是选拔,互联网可以扮演一个非常积极的作用。就选拔来说,互联网可以增加精英和社会的互动过程。互联网的开放性至少可以避免小圈子暗箱操作的弊端,给小圈子的政治注入阳光。所有那样的问题是政治缺少阳光造成的,而阳光政治是互联网政治可以做到的。协商民主,选举不是选举那些候选人,是选举候选人所代表的一种思想,事是要人来做的,而且这些事情是我们要求他们做的,我们如何让每一个候选人知道我们的想法。在现代的民主选举当中,很多选举是单方面的,互联网可以改变这种局面,将单向的沟通转变为双向的沟通,也就是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想法告诉候选人,这种双向的沟通有利于比较民主,从而提高选举民主的品质。在开放和竞争的条件下,参与也是很自然的过程,既可以对人才的选拔和选举,也可以对政策的落实和参与。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论坛也是一种网络传媒方式,互联网改变了社会政治的参与形式和性质,面临社会产生的新要求,同时面临升级的挑战,不过互联网的挑战更为严峻,现在的阶段已经处在一种非常紧张的阶段。

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以后的重要会越来越大。在政治上,互联网正在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但就网络政治参与和社会管理来说,我们仍然面临着巨大挑战。我们既要看到互联网的优势,也不能回避互联网所带来的弊端。前面所讨论到的互联网的开放性和扁平性在释放出人性光辉的一面的同时也给人类暴露出其不那么光辉的甚至阴暗的一面提供了条件。就政治参与和社会管理来说,有两个现象尤其值得重视。互联网泛滥的名人崇拜、权力崇拜、经济崇拜,互联网同时体现着最劣根性的特征,对于中国一部分知识分子来说,这些人往往通过互联网把自己的劣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从数量上来看,互联性的不理性表达要远远超过理性表达,尽管我们不喜欢非理性行为,但是不得不接受,人性有光辉的一面,拒绝阴暗的一面。不过,如何平衡非理性和理性是个关键。在减少和控制非理性方面,研究者们在研究两条途径,一是形成网络群体自律,二是建立政府对网络进行监管。在中国,直到到现在为止,我们既没有看到网络的自律行为,政府方面也没有发展出对网络的有效监管。

对政府来说。互联网从积极面说可以提高政府的运作效率,但是从负面来说,互联网也有可能导致权力的瘫痪,如果互联网成为组织权力的工具,那么会发生什么呢?互联网的本质是开放、分散、分权和扁平化。互联网会使得权力更有效,还是使得权力虚无化,从发展机制来说可能是后者,通过互联网社会可以主导权力的形成,各个社会群众都可以对政治权力施加影响。就是说,在大多数情况下社会是分化的,分化的社会通过互联网导致分化的权力体系,和分化的政治,在这种情况下,从长远来看,或许会发展出一种全新的社会形态,一个互联网住在人类的社会。互联网将会对政治产生怎样的影响,需要我们长期观察和深入研究,无论从政治参与和社会管理,如何充分释放互联网有助于互联网秩序的建设功能,减少互联网弱化社会秩序的功能,这是目前所有的政府都面临的巨大挑战,谢谢。

(本文及标题由工作人员根据嘉宾发言现场整理,未经嘉宾本人书面审阅。)

编辑:李智珊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