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新快报:从网民中推选代表委员,网络问政更进一步
2012/09/25 14:19:35来源:新快报作者:曾德雄[查看评论][转发]


>>>>>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专题

日前,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在惠州召开,最值得注意的是,惠州将探索从网络问政参与积极性高、建言献策质量好、网络影响力大、德才表现好的网民中,推选若干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推荐人选,拓宽网民有序参政问政的渠道。这个值得关注的信号是否寓意网络民意与体制性民意的接轨?

我们经常说现代社会是民主社会,民主社会就是民意作主,而民意必须通过体制性的民意机构来作主,否则就会乱套。人大和政协就是我们国家的体制性民意机构(党代表也可看作是党内的民意代表)。

虽然近些年来涌现了一大批勇于表达民意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但毋庸讳言,由于各种客观因素的限制,人大和政协在表达民意方面还有欠缺,不论是与公众的愿望还是与其自身的目的性要求之间,都有相当大的距离,以致每年两会或出现重大公共事件的时候,公众对人大政协的呼唤不绝于耳。

网络问政前几年异军突起,现在日益成风起云涌之势。网络问政表达的也是民意,由于网络的特性,它更真实、更积极、更全面、更及时。同样由于网络的特性,它有可能声音更大、传播更广,甚至在相当的程度上更加有效。近些年不断发生网络的介入改变了一些公共事件的走向,民意的主导作用通过网络得到相当程度的实现,典型的比如刚刚发生的陕西“表叔”事件。

但网络问政同样有其不足,首先是它的被动性,议题的设置、议程的安排等等都处于被动。虽然近两年网民的声音日渐强大,也推动了很多问题的提出和解决,但由于它始终是在体制外,无法获得体制性的资源、发挥体制性的主导作用。虽然各地都在强调网络问政的制度化,但网络问政的制度化并无改其非体制性民意表达的地位,无改其被动角色,只是在网络问政的规范性方面有所提高而已。

其次是偶然性。还是举“表叔”的例子:如果这位安监局长没有发笑,如果他笑的时候没有被拍下来,如果被拍下来没有人发到网上,如果发到网上没有那么多转发……那么,“表叔”就依然是“表叔”。这里面充满了太多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这与民意的表达是有很大距离的。民意的表达要求的是全覆盖、可预期,不允许有任何的偶然因素,否则只能说制度上还存在缺陷而必须修补。

现在,惠州准备从网民中推选“两代表一委员”,这不能不让人非常期待。网络民意的真实、积极与人大、政协的体制性地位结合,一个直接的效果就是确保了真实民意的体制性表达,使民意在公共政策的制定、选人用人等等方面真正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如此,民意的主导作用和民主社会的前景方才可期。

期待惠州在这方面探索出成功的经验。

(曾德雄 作者系广州市人大代表)


 

编辑:周莉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