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周瑞金:网络问政助推社会管理创新
2013/06/04 11:09:39来源:网络问政平台作者:周瑞金[查看评论][转发]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

此文为《政能量》序,以下内容为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在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上的发言摘录:

2012年9月7日,人民日报的一条官方微博分析“当下改革面临的现状”,引起广泛关注——“利益主体各有诉求,社会舆论各执一词,得过且过的逃避和乌托邦式的苛求并存。对于改革者而言,既需要精巧平衡的智慧,更需要锐意进取的担当。转型中国,问题矛盾不能击鼓传花。”这说明,头脑清醒、有担当的政治家、媒体人,都在思考   如何凝聚改革共识和激发改革力量。       

当月,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和惠州市委市政府共同举办的中国第三届网络问政研讨会,在广东惠州成功举办。我受邀参会,深切地感受到当地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管理创新的浓烈氛围,尤其是以“五 个民共”(即民共建、民共富、民共享、民共乐、民共治)执政思维所推动的种种行政举措,让人感受到了勇立改革潮头的气魄。研讨会由网络问政为切入口,探讨改革大计,并显示推动民意政治走向政治文明的独特力量。  

惠州:网络问政先行者、深耕者、受益者       

中国改革走过了34年的伟大历程。今天,局部突破与整体僵滞纠结在一起,希望与困难并存。网络问政兴起短短几年,已在全国呈燎原之势,以网络为纽带,官民顺畅沟通和良性互动。广东走在全国网   络问政的前列,惠州更是其中“样板”。2012年5月,广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出,“健全决策咨询制度,积极开展网络问政”,以及“推进网络参政问政制度化”,表明认知进入新阶段。            

目前,我国网民已经超过5.38亿,农村网民规模为1.46亿。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88亿,手机超越台式电脑成为我国网民第一大上网终端,平均每个网民每天上网时间已经超过2.84小时,大多数人接触互联网的平均时间,已经超过电视和报刊。           

网络革命正在改变世界传统社会舆论生态。社交媒体和网络技术发展改变信息传播机制,让公众能够从越来越多的渠道接收到多种信息。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自媒体时代,公民个体权利意识提高,传统的“家长式”管理方式,极易引发社会多元利益人群和网民的抵触心理。全能型政府带来的是全面性的管理压力,任何一件小事,一旦有风吹草动,舆论矛头都可能转向政府,最终,很可能酿成严重的社会危机。因此,坚持可持续的科学发展,由全能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变,乃是大势所趋。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制度,构建公平完善的社会建设格局,引入社会生态治理的新思维,是未来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必然之路。            

网络问政要更上一层楼,就要从应急管理的层面,深入到制度改革的层面。包括中央提出的社会管理创新,广东提出的加强社会建设,并为政治体制改革提供有益借鉴。            

显然,惠州是网络问政的先行者,也是深耕者、受益者。2008年6月,惠州率先运用互联网,将网络信息化纳入问政体系,拉开网络问 政大幕。市领导广泛参与官民互动,市委书记黄业斌同志2010年3月就开通了微博,成为广东首个开微博的地市级领导人。在网民的积极参与下,惠州通过互联网察民情、汇民智,解民瘼,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从源头上化解社会矛盾,创新社会管理,推动科学发展,提高幸福指数。惠州对网络问政及参政认识上的前瞻性、行动上的果敢性和实践上的创造性,值得全国学习借鉴。           

还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6月,广东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在省信息中心参加计算机和网络应用技能考核。省领导巡考,书记市长们需完成发邮件、看微博、上QQ、回复网友问题、视频 对话等“作业”。这一举措也是全国首创,它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  党政干部不仅需要网络问政的先进理念,还要具备会动手的信息化技能。  

广东:网络问政成为社会管理创新的突破口       

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70%的受访者认为一些地方政   府存在着“隐瞒真实情况,报喜不报忧”、不作为和乱作为的现象。   老百姓,变成“老白信,老不信”。在网络时代,政府如果在处理社   会问题时表现出迟钝、无知甚至蛮横,都会在网上被无情曝光。互联   网的低门槛、信息海量化碎片化,加之网民个人独立判读力不一,容   易产生从众心理,形成舆论场的集聚效应。个别官员的贪腐、渎职、   低效等,都会在网上被迅速放大,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因此,政府   不能闭门造车,政务公开和听证会,运用互联网信息化手段,广泛开   展网络问政和社会建设,是作为政府决策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必须   加强政府行政管理科学化、制度化、法治化水平。       

中央提出社会管理创新,要以解决“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突出问   题”为突破口。网络舆论,就是检测和研判这些“突出问题”的最新   鲜、最丰富的信息源。借助互联网的问政参政,激活改进体制机制,改进公共治理,撬动民间社会,促进官民沟通,是当前成本最小、风险最低的政治体制改革举措。今天,互联网作为个人、民间组织之外   的重要社会力量,正改变着传统的“强政府弱社会”格局,尤其是日益发展的微博,已经成为政府转型的最大社会推手,并激发了公民社会的产生。现代政治学和公民社会管理的最大启发,就是要推动政府行政制度的科学建设,有了老百姓对政府公信力的认同,才有整个社会的基本信任。       

当前中国亟需一场社会管理的思维变革。社会建设和政治建设相对滞后,给社会稳定带来潜在的隐患,需要一场社会进步运动,来制衡权力、驾驭资本、制止道德滑坡,努力建立一个公平正义和繁荣稳定的社会。从2003年开始,广东在社会管理体制上不断创新,走在全国前列。2004年中央提出“社会建设”,所走的路径仍然如30年前的  经济改革一样,从广东发轫并迅速取得全国性的影响。            

由此看来,广东加强社会建设、创新社会管理,在新时期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正走在全国前列,也是建设幸福广东的重大历史使命。广东“社会建设”的先行先试,有着深厚政治基础和历史要求,是一种社会管理制度的创新模式。“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到“权为民所赋”,其在地方和局部所进行的赋权社会所带来的变化,将拉开我国社会改革、民主政治建设和社会进步的序幕。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让全国看到了网络问政已成为广东社会管理创新的突破口。            

网络问政助推社会管理创新,需要加强科学化、制度化和法制化建设,使它能够互动,不但是老百姓通过网络问政向政府沟通了解民情,更重要的是今后政府要向老百姓请教,征求老百姓意见,包括重大政策的制定,要公开化,要让广大网民参与,逐步从民意政治,走向民主政治。            

当然,这意味着要发展到新阶段应该具备几个条件:一是党政干部要提高媒介素养,能够和民众一起通过网络这一平台建设民主政治的自觉性和主动性;二是形成一系列有关的制度,保证网络问政的经常化、程序化,能够使网络问政参政保证质量;三是制定一系列必要的法律法规,使网络问政参政走向法制化,不随着领导人的更换,不受领导人素质的影响,能够使网络问政依法进行,取得有效的成果;四是培养一批网络领袖,让网络领袖发挥网络问政参政当中的中坚骨干作用,这样可以提升广大网民参政问政的水平。     

正是有了这些期盼,希望惠州的网络问政,能够继续引领潮头,为广东和全国提供更多更新的经验。历史垂青于这片生机盎然的土 地,相信惠州一定不负社会各界重托。           

是为序。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 

 

编辑:周莉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