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问政智慧,在幸福惠州凝聚共识
2013/06/06 15:47:37来源:网络问政平台作者:吴润凯 邹高翔[查看评论][转发]

2012年9月23日,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8家主流网站,在惠州联合发布网络问政“6+2惠州共识”。8家网站都有一张叫做“网络问政”的名片,都为实现网络参政问政的制度化而不懈努力。“6+2”不只是代表网站,还代表网站背后无数的网民;“8+1”不只是网站和城市的交集,还是亿万网民智慧的凝聚。

“共识”的主要内容是:1.确保信息自由流动、有序流动、安全流动;2.党委政府是网络问政的重要推动力;3.人民群众的智慧是网络问政的源泉;4.新技术是网络问政的根基;5.网络问政的孕育,离不开公共媒体的自觉、自律,互联网在中国,不应只有经济属性,还要有公共价值、社会价值;6.网络问政塑造了新型健康的网络文化。

“共识”字数不多,却是全国网络问政经验的结晶,既有深刻的理论意义,又有现实的操作指引。“共识”在惠州发布不是偶然的,可谓恰逢其时恰逢其地。惠州近年来网络问政开风气之先,多有创新,成效斐然,成为独一无二的“惠州样本”。自然,惠州为“共识”提供了丰富素材。

“共识”将产生什么效应?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邱震海认为,以网民为载体的新公民阶层已经出现,各级政府必须正视。惠州几年来的网络问政经验,尤其是发布“共识”,意义重大。从领导干部的开明,到机制的建立和落地的惠州做法、惠州经验或者惠州模式,相当程度已经足以为各地借鉴。

寻找网络问政最大公约数

网络问政的概念可以从多个角度解读。从官员的角度,网络问政是新时期密切联系群众、了解民意、凝聚民智的创新手段,是具有国际视野和政治远见的中国官员,基于对转型期中国国情的深刻洞察,主动顺应时代的变革之举。

5年前,当广东高层领导拉开网络问政的序幕,一些地方官员开始试水触网。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网络问政需要的,不一定是亲民的姿态,而是关乎自身利益或公共利益的实际解决。构建制度,方能实现网络问政的常态化,从虚拟走向现实。在思想上和行动上,惠州市委书记黄业斌都走在了前列。

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将主题设定为“网络参政问政制度化”,无疑切中要害。最重要的是,在众声喧哗与识见分歧中,寻找网络问政的最大公约数,最终经过充分研讨,得以凝聚智慧,达成6点共识。

回到研讨会的会场,“200万粉丝是否有助于升官?”邱震海“逼问”粉丝大户“@医生哥波子”,“@医生哥波子”是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微博名,他回应说,“如果你是个官员,把网络问政当成政治资本,你就错了。开微博只是得到更多质疑。”官员实名开微博,即便在网络问政大省的广东也不多见,厅级干部中还有一位,即为黄业斌。

网络问政联系两头。一方面,“党委政府是网络问政的重要推动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官员开微博受到关注并不奇怪。对比“廖新波现象”和“惠州现象”,人民网原总裁何加正认为:“把个人的行为变成集体的、组织的,甚至是政府的行为,对网络问政的正常健康发展非常有好处,在这个方面,惠州的做法更值得推广,对未来网络发挥作用有示范作用。”

另一方面,“人民群众的智慧是网络问政的源泉”。黄业斌在个人微博里多次强调、肯定民间智慧的重要作用,他认为“网友建议越给力,幸福惠州越持久”,并感谢参与网络问政的网民朋友,因为他们给力建言让党政决策越来越透明。

“围观改变中国”实质是网民渴望参与公共社会建设的强大意愿,是网络问政参政的群众基础。一边是官员的迟疑和压力,一边是网民的渴望与意愿,如何弥合,实现网络问政的制度化诉求?

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认为,党政机构需要更好地公开信息,倾听民意,体察民情,汇集民智。群众则要向有关方面问政策、问政事,甚至问责任,以便更好地建言献策,参政议政。

可喜的是,当一些城市还在犹豫是否“触网”时,惠州已经顶层设计与基础夯实齐头并进,打造了多个网络问政的品牌;当有些城市刚刚抛下对网络的畏惧,尝试问计于网,惠州已经推动网络问政进入常态化和制度化,在丰富实践的基础上,构筑了网络问政的理论体系。将网络问政打造为“惠民工程”、“幸福工程”,靠的不仅仅是远大的政治眼光,更是一种行政为民、与时俱进的理念。

作为网络问政样本的惠州

惠州网络问政的创新实践,被中央媒体誉为“网络问政惠州样本”,从网上信息摘报到书记实名微博,从在线交流到全方位体系建设,惠州不断探索和实践网络问政的新模式。民共建、民共富、民共享、民共乐、民共治的理念雕刻了惠州样本,这座城市在推动社会治理体制改革的魄力和智慧,也被广为借鉴。

近五年来,黄业斌和他治下的惠州,成功地从实施网络问政的诸城中突围而出,成为倍受推崇的“老典型”。黄业斌在介绍惠州的探索与经验时说,网络

问政织成一个民意表达的大网,让人民群众能够想说就说,从“两会”到大政方针,到家长里短,都让网友参与和监督。

南方民间智库专家委员会副主席、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认为,网络问政搞得好,可以减少上访和信访。上访的人有很大的成本,政府也有维护稳定的经费。如果通过网络问政减少上访和信访,可以降低经费,因此是发展的方向。有关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惠州群众到各级部门的上访量正逐步减少。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副院长肖滨长期从事政务研究,在他看来,惠州的网络问政是惠州政务环境发展的加分项目,很好地体现了黄业斌本人开明务实的施政风格,以及善于接受新生事物的个人魅力。惠州网络问政走在全省乃至全国前列,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施雪华也有着直观的观察,“党委政府负责人实实在在做事,各部门实实在在抓,而且形成制度。”

黄业斌在惠州的开创性举动实则是以身作则,目的很明确,就是构建制度化的网络问政模式。近年来,惠州全市范围内的党政领导、部门负责人纷纷“触网”。《惠民在线信息摘报》、《南方微博信息摘报》和《互联网信息快报》成为惠州网络问政的亮点,是网友点击率最高的官方文件,从中可以看到市委书记黄业斌、市长陈奕威以及众多市领导、部门、县区负责人的亲笔批示。

黄业斌认为,网络问政光有口号、许诺是远远不够的,关键是落实,要让网络问政转化成为广大党员干部的习惯思维、习惯方式,网络问政必须治庸治懒、问效问责,通过发挥制度的刚性作用,把倒逼压力转为工作动力,以实际成效保障网络问政的深入持久开展。

“惠州模式能不能坚持下去,最重要的是它有没有实实在在的效果。”何加正认为,如果没有效果肯定很难坚持下去,如果有实际的效果,大家一定是很有信心的。“我个人认为,惠州网络问政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

制度化须紧扣“深”与“常”

2012年5月,广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中两处提及网络问政,一处是“健全决策咨询制度,积极开展网络问政”,一处是“推进网络参政问政制度化”。“参政”与“问政”,一字之差,意味着在力度、深度、广度上都有拓展。

邱震海评价惠州的做法是对网络问政的深化,“它不会因为某一个领导未来的更替产生所谓的人走政息”。回望惠州网络问政路径及成效,也是始终紧扣着两个字:“深”与“常”。

在第三届网络问政研讨会上,“惠州网络问政16条”公布试行,其中,经过长期实践和探索形成的网络问政“三不两真”原则,即“不回避、不忽悠、不作秀”和“真问互信,真听实干”正式写入。此外,如从网民中探索产生“两代表一委员”、设网友“金点子奖”等新的制度化探索,业已开始进行。

“惠州网络问政16条”并不是单纯的创新,而是对过往网络问政工作的进一步深化,如明确惠州建立重大决策征求网民意见常态制度,将网民意见建议纳入决策参考,提高决策的科学性;规定网络问政信件最快5天办结,网民可亮“红黄绿”灯评议政府,亮红黄灯总数较多的单位,负责人要被诫勉谈话等,在之前的相关文件中均可以找到相关表述。可以看出,惠州的举措已经把省党代会精神“落地”。

“深”,是相对表象而言的。在被视为“网络问政元年”的2008年,新春伊始,省委书记、省长向网友发出网络拜年信,邀请网友“灌水拍砖”,点燃问政热情。此后,广东网络问政创举迭出,逐步深入。省委办公厅连续七次举行网友集中反映问题交办会、设立“南粤智多星”金点子奖……即便如此,省委办公厅副主任黄卓仍然表示,面临信息爆炸的时代,广东网络问政工作任重道远。

但不可回避的是,在涉及政府部门权威、利益或形象等问题上,网络问政仍然难免碰壁。对此,暨南大学舆情研究中心副主任麦尚文认为,政府部门在面对执拗甚至“凶猛”的追问时,应将由之前流于形式化的通过网络发言平台的“问答”,转向“深问”模式。

“常”,则指向网络问政的常态化。“能不能做到把一个廖新波,变成无数个廖新波呢?”廖新波本人表现出了悲观,他说,“与其制度化,不如规范化,以理解、宽容的态度,让更多的官员个性发挥,而不是指责在为谁说话。”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也坦言,当机制无法改变官场规矩时,廖新波就永远是其中的“另类”。

当下,互联网作为个人、民间组织之外的第三种社会力量,正改变着传统的“大政府小社会”格局,尤其是日益发展的微博,成为政府转型的最大社会推手。网络是虚拟的,生活是现实的,官民要通过网络问政实现共同治理。胡泳认为,政府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地担负起改良网络问政的责任。

“网络问政要从线上走到线下,由于现实中制度是有欠缺的,导致很多问题集中到互联网上,这是很危险的。网络问政不能是姿态性的,不能成为走秀台,要使官员通过网络问政导向为一种责任政治,即问责政治。”胡泳说。

而问责政治将倒逼官员面对网络具备“四态”--心态(开放开明)、姿态(亲民为民)、状态(求实求新)、常态(贯彻贯穿),提升执政能力,消弭官民壁垒。同时,也要求网民更加具有理性建设性。

以此观之,“共识”是总结,是宣言,更是号令。“共识”的惠州元素足够浓重,期待更多元的思考,绘就更大范围网络问政地图的五彩斑斓。

(吴润凯 邹高翔)

 

编辑:周莉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