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社会建设先行,人心才能安静”
2013/07/09 16:39:40来源:网络问政作者:[查看评论][转发]

微引言

@黄业斌:周日,我将通过“惠民在线”论坛再次上线,同郑永年教授一起和大家在线交流幸福惠州建设。网民的智慧是网络问政的源泉,一直以来,惠州在推进网络参政问政制度化方面有很多探索,郑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很期待同他的会面和交流,并邀请和欢迎各位网民的积极参与。

2012年9月22日 来自 南方微博

黄业斌与郑永年高端对话“五个民共”与幸福惠州建设

■对话人物:

黄业斌(惠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对话主题:

“五个民共”与幸福惠州建设

■对话时间:

2012年9月23日15:00-17:00

■对话地点:

今日惠州网“惠民在线”论坛

在2012年7月发布的《2011年广东群众幸福感测评调查报告》中,惠州位列珠三角城市第一;2010年到2012年,惠州连续三年获“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称号……2012年的惠州,不管是在官方的评价中,还是在老百姓的口头上,都更加频繁而紧密地与“幸福”一词联系在了一起。

一位是地方党委领导,一位是高校教授;一位有着多年的地方实践工作经验,一位具有国际视野并长期关注中国发展。2012年9月23日,黄业斌与郑永年共同作为“惠民在线”论坛嘉宾,围绕“五个民共”与幸福惠州建设主题,进行了一场有关“幸福”的高端对话。

流动商贩不仅不能取缔,政府还应该做到“摆者有其摊”;中国需要一种安静文化,建设安静文化,社会建设应该先行,公共服务、社会保障都建立健全,人心才能趋于安静……高端对话之外,黄业斌、郑永年还与网民进行了互动交流。奥一网、南网、今日惠州网等网站全程进行直播。

谈“五个民共”

黄业斌:民共富是立足点和归属点

郑永年:惠州走的是藏富于民路线

@郑永年:跟其他地方比,惠州走的是不一样的路线,那就是藏富于民。//@黄业斌:民共建,是发展的动力,是基础,是前提;民共富,是立足点、归属点;民共享,就是发展成果与人民共享,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惠州古人:民共建动力何来?民共富如何保障?民共享如何体现?民共乐如何测量?民共治何以可能?

2012年9月23日 来自 “惠民在线”论坛

“五个民共”在惠州是一个日渐被人接受的词汇和施政理念。黄业斌表示,惠州在不断思考和实践中坚持民共建、民共富、民共享、民共乐、民共治。郑永年对此点评说,把更多经济发展的果实让老百姓共享,这点非常重要。“很多地方政府向社会汲取了很多资源,把资源抓在自己手里,老百姓很不高兴,整天找政府。惠州的党政领导就很聪明,追求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的结合,与民共富、共享、共乐。”

郑永年提出,社会发展的动力,来自于政府与社会之间的互动。“没有社会参与的压力机制,我想任何政府都会懒惰下去,松懈下去,所以政府和社会紧密互动,才是可持续发展的动力。”郑永年希望惠州的网友多给黄业斌“施加压力”,以此促进政府公共服务的制度化、常态化,“官员跟百姓建立起有机的联系、互动,对政府有利,对整个社会也有利”。黄业斌以微笑和鼓掌表示认同。

网友“惠州古人”针对“五个民共”提出“民共建动力何来?民共富如何保障?民共享如何体现?民共乐如何测量?民共治何以可能?”黄业斌回答说,民共建,是发展的动力,是基础,是前提;民共富,是所有工作的落脚点,是我们工作的一个归属,是立足点、归属点;民共享,就是发展成果与人民共享,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民共乐,是文化层面、精神层面的东西,人文、环境、生态都是民共乐的重要内容;民共治,是保障,尤其是政治上的保障,具体到惠州的实践,就需要大力加强民主法制建设,加强基层民主政治建设。

郑永年认为,惠州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政治发展之间比较平衡。“尽管惠州市的财政收入不高,但是很大一部分的财政用于民生经济。跟其他地方相比,惠州走的是不一样的路线,那就是藏富于民,我认为非常好。”

谈安静文化

郑永年:中国需要一种安静文化

@郑永年:社会建设应该先行,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健全,人心才能趋于安静。当官的要像官员,当老师的要像老师,当警察的要像警察。//@黄业斌:建设安静文化,是否有操作空间? //@郑永年:惠州的人比较平静、安静,不是那么躁动。//@郑永年:经济发展了,大家为什么反而躁动不安呢?我觉得中国需要一种安静文化。

2012年9月23日 来自 “惠民在线”论坛

郑永年是第四次到惠州,惠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论坛开始时聊起惠州印象,郑永年说:“这几次来,跟惠州人接触,我觉得惠州跟中国其他城市不同的地方,就是这里的人比较平静、安静,不是那么躁动。中国现在有一个特点,就是全社会都比较躁动,但在惠州基本看不到这一点。”“经济发展了,大家为什么反而躁动不安呢?我觉得中国需要一种安静文化。”郑永年说。

黄业斌显然对这一话题甚感兴趣。在论坛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客串起主持人的角色,专门向郑永年再次询问道:“建设安静文化,是否有操作空间?”

郑永年进一步阐释说,极端贫穷不会带给老百姓幸福感,这就是为什么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各地都在拼命追求GDP。但到今天老百姓也明白,并不是说GDP越高,就越幸福。很多结构性因素,例如收入分配不公、贫富分化和各阶层社会关系紧张等,都与中国的低幸福指数有关。“任何一种文明中,都有使大多数社会成员安静下来的安静文化。中国传统文明也如此,但现在丧失了文化的安静因素。”郑永年说,“我经常批评中国的个别教授不像教授,像商人、像官员,什么都像,就是不像教授,而有些官员又像教授,角色很混乱。”

如何建设一种安静文化?郑永年表示,社会建设应该先行,公共服务、社会保障都建立健全,人心才能趋于安静。然后要进行文化建设,每一个阶层都必须确立自己的专业文化,“当官的要像官员,当老师的要像老师,当警察的要像警察。”黄业斌一直安静倾听,最后请郑永年一有关于安静文化的研究成果要寄给他,他想做第一个读者。

谈流动商贩

黄业斌:政府应做到“摆者有其摊”

郑永年:流动商户之家能管理商贩

@郑永年:希望有一天流动商户之家能够替代城管,对流动商贩进行管理。//@郑永年:我很赞同书记的做法,给他们空间。//@黄业斌:流动商贩不仅不能取缔,政府还应该做到“摆者有其摊”,只要做到“摊者守其序”就行。//@“惠民在线”网友:城市的宽容让流动商贩越来越多,乱摆卖有卷土重来之势。

2012年9月23日 来自 “惠民在线”论坛

2011年年初,惠州成立“流动商户之家”,在不妨碍交通、不影响市民生活的区域,设置了一批集中摆卖点,接纳流动商贩沿街摆卖,这一社会管理创新的做法也得到广泛赞誉。惠民在线论坛有网友对此提出不同看法,他认为城市的宽容让流动商贩越来越多,乱摆卖有卷土重来之势。

主持人把该网友看法抛出来时,黄业斌略一沉思说,流动商贩是我们城市人群当中重要的成员,他们或者是下岗了,或者是没有找到工作,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劳动,沿街卖水果、蔬菜等,“我对这种劳动,内心很尊重”。对流动商贩太宽容会不会引起城市的管理混乱?黄业斌给出了有力的回答:“不会。主要是我们的城市管理跟得上,我们转变了观念和执法方式,流动商贩也会很守秩序地去经营。我们要多一点体谅最底层人群。他是在自食其力,他没有去找政府,他今天没活干,就挑着一担水果在卖,养家糊口。”

黄业斌说,流动商贩不仅不能取缔,政府还应该做到“摆者有其摊”,谁需要挑水果和青菜去卖的时候,政府就给他一个摊位,只要做到“摊者守其序”就行。说完自己在惠州对流动商贩的认识和实践之后,转身问郑永年:“新加坡有没有流动商贩?”

“新加坡最早的产业就是流动商贩。新加坡每一个居民楼下面都是小摊贩,但已经很规范,很卫生了。”郑永年说,“我很赞同书记的做法,给他们空间。”新加坡在城市管理上也非常注重保护摊贩的利益,有些地段摆摊者云集,后来政府要求进超市,这些人就说:如果进了超市,我们就要失业了。后来政府就不要求了。

黄业斌在一旁连连点头。郑永年认为,惠州成立“流动商户之家”的实践是社会自治的途径,可以交给社会去办的事,政府不要插手,“我希望有一天这个流动商户之家能够替代城管,对流动商贩进行管理,大家自觉,政府提供服务,社会秩序就是一种自发的秩序。”

谈公共服务

黄业斌:城里怎么搞,村里也应该怎么搞

郑永年:政府要提供好的公共服务保障

@郑永年:怎么样又好又快呢?取之于民,就要用之于民。//@郑永年:幸福感要超越经济总量和银行存款,要看政府能不能提供好的公共服务保障。//@黄业斌:凡属于基本公共服务的,城里是怎么搞的,镇里就应该怎么搞,村里也应该怎么搞。//@郑永年:共同富裕怎么走?这是公共服务均等化很重要的内容。

2012年9月23日 来自 “惠民在线”论坛

惠州是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全省唯一一个深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综合改革试点市。郑永年也注意到了惠州在推行均等化的动作。“过去很长时间,很多官员把重点放在经济发展上,所以现在产生很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就是收入分配差异太大。共同富裕怎么走?这是公共服务均等化很重要的内容。”

黄业斌表示,推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工作,惠州就一个理念,“凡属于基本公共服务的,城里是怎么搞的,镇里就应该怎么搞,村里也应该怎么搞。”但客观地讲,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背后就是看你的经济“蛋糕”大不大,政府和各部门不该花的钱一分钱都不应该花。

谈到理念和思路的转变,黄业斌说,我们有句老话叫“理念决定思路,思路决定出路”,一念之差,成败之差。我觉得理念、思路是很重要的,现在我们把这个理念、思路调整过来了,由不均衡的发展到均衡的发展。郑永年表示非常认同,“价值观找对了,肯定会有思路,有了思路,就会找到制度,中国几千年的文明,现在又那么开放,可以向很多地方学,也可以向国外学。”

惠州应该如何在做大城市经济总量“藏富于民”?切分财政的“蛋糕”时,如何兼顾经济持续发展和改善民生事业的关系?黄业斌请郑永年为惠州官方的决策提供思路。郑永年说,政府要向老百姓少收一点税,尤其是对低薪阶层。“中国老百姓现在存款很多,但是不敢花钱,为什么?因为公共服务水准很低。幸福感要超越经济总量和银行存款,要看政府能不能提供好的公共服务保障。”

“我们举个例子,公共服务不能提供,社会就不稳定,这个经济发展肯定有问题,尤其是像惠州这种比较开放的经济,有很多外来投资,如果社会不稳定,外资就跑掉了。你要社会稳定,就必须提供这些公共服务,我们需要进一步的经济发展,就要有公平社会。”

郑永年认为,发展得越快,社会越不稳定,那是坏的发展;发展得越快,社会又稳定,这是好的发展。“那怎么样又好又快呢?那就涉及到公共服务,这就是政府的基本职能,你取之于民,要用之于民。”(据南方都市报、惠州日报、东江时报2012年9月24日报道)

编辑:周莉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