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丁力在“跨粤东西北”系列圆桌会上的发言
2013/12/28 14:55:43来源:网络问政平台作者:[查看评论][转发]

>>>跨粤东西北系列圆桌会之重大项目向民资开放

广东省南方民营企业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丁力作主题发言

12月28日,“跨粤东西北”系列圆桌会之重大项目向民资开放在广州举行,以下为广东省南方民营企业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丁力讲话实录:

丁力: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大家上午好!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抛砖引玉,我先抛出自己的思考给大家做一个参考。

我一直想一个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很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发挥决定性作用有一个很核心理念是什么?就是让市场替代政府,市场替代政府的核心是什么?我认为就是让多数人的积极性,让多数人的聪明才智,让多数人的主动性替代少数人。这个可能是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未来的基本走向,换句话说真正实现让人民当家作主,这首先就是一个政治上的命题。

然后,我们琢磨一下要做到这个问题,做到这件事情,我们现在有什么难题?重大项目如何搞比较好?过去重大项目一个就是政府立项,发改委的投资处、规划处都是做这个事情。首先投资立项,干不干?干,往往就是领导加上一部分专家学者的意见,少数人的脑袋基本上决定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这个还不重要,重要是什么?干了以后谁来干?现在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基本精神,我觉得可能这种模式就需要打破了,现在就碰到一个问题。我们经常讲的,嘴巴上政府说得很好,非禁即入,负面清单这些问题都出现了。但上海自贸区的实践表明,现实要比想象难很多,用李克强先生的话来说就是“触及利益要比触及灵魂更加困难”。从理论上来讲,上海自贸区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应该打开一片新天地,结果有人统计了一下,发现用负面清单之后,禁止的东西比正面清单还多,说明了什么?

所以重点说说这个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形式上说得再好听也没有用。重大项目的开放,我个人认为理想状态应该是这样:重大项目凡是民间资本感兴趣的,愿意投资的,无论盈利多少,其实盈利这个玩意政府完全可以控制,重大的战略资源价格,重大公共服务价格,政府完全有掌控权,你怕他盈利干什么?盈一点又怎样?所以这些我认为原则上都应该让社会干。

有一些专家说,肥肉国有企业拿走了,剩下骨头扔下来。所以按照市场的竞争的原则,我认为真正开放首先就是向民间非公经济真正放开大门,不一定要国有企业干。但有一些确实赚不了钱的,确实有可能投入以后要亏损的,怎么办?政府可以补贴,国外也有这种例子,很多东西做不了,怎么办?降低成本,保证企业不亏损,这些之所以要补,是因为具有很大的公益性,可能对于全社会的利益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政府适度补贴的理由。

我个人认为首先第一条重大项目原则上应该由非公经济进入,如果说重大项目首先是想到就是国有企业,那可以说今天讨论没有什么太大意义。

第二个问题,广州、北京都出了很多条,但现实社会当中,国有企业,非公经济的关系一直没有得到扭转。我觉得要真正的打开所谓的玻璃门、弹簧门,我觉得首先就要打开利益门。

我在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时感受到要把政府、市场的关系搞清楚,首先中国要解决两个问题:一、解决企业型政府问题。本来政府就是政府、企业就是企业,但在中国地方政府更不像政府而像企业。当政府具有企业功能的时候,一般的企业就不是它的竞争对手,很简单,因为它拥有公权利。为什么地方政府成为企业型政府,因为地方政府有盈利目标,这一点和企业没有什么两样,而且地方政府还不仅仅盈利目标,还有盈利手段,参与市场竞争的工具。

企业去追逐利益最大化,这是理所当然。政府如果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就要打问号,他自己也想赚钱,怎么可能把机会留给非公经济的企业?当政府真正是一个服务型政府的时候,我认为才有可能把这个门打开。

政府很多大项目自己都有投融资平台,既然自己都有这个功能,企业的所有功能他都有,他要非公经济介入干什么?所以企业型政府是当务之急,核心就是财政体制改革,这是根子。

大家都知道一次分配解决效率,二次分配解决公平,但在中国不是这样,这就导致了现在的现象,企业型的政府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所以我个人认为把当前追求效率的财政体制必须要改革,不改革政府就有逐利的动机,这样企业就没有生存空间,要推翻玻璃门,还要解决政府型企业,前面是企业型政府,现在叫做政府型企业。拥有公权利的企业,这就是国有企业,这一次十八届三中全会释放很重要的信号,国企改革从重国企管理到国资资产管理,这一步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我希望我们广东率先往这个方向盈利,坦率来说,我们从局外人,我们感到现在的国资委不是国资委,而是国有企业利益代表委员会,这就是为国有企业的利益说法的,国资委本身就是属于全民所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说得不好听这是代表全民利益,但现在国资委呢?根本没有全民的使命感,所有的讲话,表态,基本上都是屁股坐在国企一边。

很显然,第一、全民利益没有代表;第二、国有企业为什么是政府型企业?因为政府有公权,经济学家早就证明,国有企业这种产权制度安排是低效率的制度安排,国有企业为什么效率那么高?很重要就是权利。由政府公权力给你创造行政垄断的环境,谁不发都不行。

这个问题如果不重视,那我们的目标,重大项目向非公经济开放基本上不可能。有一个很好的建议,十八届三中全会不是明确讲了吗?要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国有经济为主导,国企改革从过去重视国有企业管理向重视国有资产管理转变,国资委主要使命不应该是代表国有企业的利益,而是要代表全民利益,承担对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监督作用,这个监督作用就意味着国资委承担一个很重要的使命。

发现国有资产的价格,这是他的使命,国有资产以后和国有企业要剥离,剥离之后就发现国有企业不是特殊企业,而是占有使用国有资产的普通企业,国有企业干什么?占有国有资产,全民资产,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报告里面明确说了,中国全民所有的净资产多少?300万亿,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按照资本回报率1%算,每年3万亿,国有资产收益,按2%算6万亿,按3%算9万亿,差不多等于现在全国税收总额。

大家都知道资产回报率3%是非常非常低的水平了,问题这个9万亿去哪里?有人说税收不对,这是两个概念,一个租金概念。所以我认为国有企业改革空间很大,首先我们要让他权利和利益剥离,玻璃门本质就是利益门,利益本质就是要通过制度创新让权利和利益隔离,中间建防火墙,这样国有企业不再成为市场经济的特殊主体,政府也有很大的精力主持市场竞争,监管市场竞争,那个时候我相信包括重大项目在内,大量机会都会真正向非公经济开放。谢谢大家!

(直播文字为现场记录,未经嘉宾本人审核,如有错漏,可联系我们。)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