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脆弱的东南亚大城市是“一带一路”机遇
2015/11/19 11:17:51来源:澎湃新闻作者:[查看评论][转发]

位于吕宋岛北部的巴纳韦梯田是菲律宾最著名的人文景观,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还被菲律宾人冠以了“世界第八大奇迹”的非官方头衔。但对于外国游客而言,来到这里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尽管巴纳韦梯田距首都马尼拉不过300多公里,但这里不通火车,更不要说是高铁,附近的城市亦没有机场,游客抵达巴纳韦最便捷的方式是从马尼拉搭乘大巴。因为路途崎岖,这段车程需要近10个小时,一旦遇上恶劣天气和堵车,耗在路上的时间可能更长,更让人焦心。

不要说是追求多快好省的外国游客,交通大干线的缺乏也让很多土生土长的菲律宾人望梯田而兴叹。一位在菲律宾大学里工作的年轻女士就和我抱怨,说她至今没有机会去梯田看一看,另一位教授也凑过头来,劝我们组个旅行团,把她也带上。要知道,这位教授可不是喜欢“宅”在家里的人,用她自己的话说,在第60次之后她就不再数造访中国的次数了。其实,不只是巴纳韦梯田,吕宋岛的很多旅游胜地都不通火车。要想在吕宋岛走一圈,很多时候你只能坐上大巴慢慢晃。想起大巴上狭小的厕所和路上的颠簸,旅行一下就少了很多说走就走的勇气。

作为一个过客,因为交通不便而与心仪的目的地失之交臂,这是基础设施缺乏给我带来的最直观的损失。同时,这也从最微观的层面反映出,交通网络的缺陷将直接导致经济活动的减少,影响边远地区的经济发展。

近年来,亚洲基础设施建设面临的巨大融资缺口反复被各方提及:据测算,未来8-10年,亚洲每年的基础设施资金需求将达到8000亿美元,而当前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每年在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总和只有300亿美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提出建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同时将投资的重点放在了交通大干线的建设等方面,这适应了很多亚洲国家的需要。

然而,同样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基础设施落后给亚洲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带来的困扰绝不仅体现在长途旅行和运输的不便上,这些国家主要城市的基础设施状况同样堪忧。对于上文提到的那位教授和诸多菲律宾中产阶级而言,城市生活中的种种不便可能是最让他们头痛的。

以大马尼拉国家首都区为例,每年交通堵塞带来的经济损失高达1375亿比索(约合194亿人民币)。整个首都区仅有3条轨道交通线路,且尚未实现顺畅的换乘,乘客需要检票出站后,步行一段距离,再次检票进站。对于马尼拉的上班族来说,由美国军队的旧吉普车改造而成的吉普尼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乘客挤在黑暗的车棚里,司机则在大街小巷的车流中肆无忌惮地穿梭,尾气严重污染着城市的空气。

薄弱的城市基础设施不仅造成生活水平的降低,同时也威胁到城市人生命财产的安全。今年3月马尼拉的一个贫民区就因为电路安全问题发生火灾,5000栋棚屋付之一炬,50万人流离失所。马尼拉还是东南亚受洪灾威胁最为严重的主要城市之一。根据马尼拉大都会发展委员会的评估,大马尼拉有22个地区易受洪水侵犯,约有50万人居住在洪灾高危地区,70万人居住在中等危险地区。建立新城区安置这些处于风险中的居民,是大马尼拉未来发展中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

在经济较为发达的泰国,首都曼谷也因基础设施的薄弱而面临着自然灾害的威胁。曼谷地势低洼,平均海拔仅2米左右。有研究显示,由于摩天大楼的不断兴建以及对地下水的过度抽取,曼谷正在以每年1-1.5厘米的速度下沉。世界银行的报告认为,2050年曼谷遭遇洪灾的可能性将增加4倍。 曾成功预测了2004年东南亚海啸的泰国气象学家史密斯?哈马萨罗加(Smith Dharmasaroja)甚至警告说,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曼谷将在2030年沉没。 2011年泰国发生的特大洪灾曾严重破坏了曼谷及其周边的工业基地,重创了泰国制造业。据世界银行估计,洪水造成的损失高达450亿美元。

在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过程中,中国把重点放在增进与周边国家的互联互通上,交通网络的铺设又成为境外基础设施投资的重中之重。而东南亚主要城市的基本现实也提示我们,丝路沿线节点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样存在着巨大的融资缺口。

节点城市的基础设施问题尤其值得“一带一路”战略的实践者关注,这和东南亚国家的发展历史和特点有关。历史上,东南亚的通商国家基本上都是伴随着东西方海上贸易的发展而登上历史舞台的,丝路沿线上的节点城市是产品最重要的中转地和不同文明交流最为密切的地方,有历史学家甚至提出过“首位城市就等同于国家”的看法。

这种城市与农村、首位城市与第二城市之间发展水平极不均衡的现象也延续到了现代。2012年的数据显示,泰国50.9%的城市人口居住在首都曼谷,曼谷人口是泰国第二大城市清迈的12.5倍;在菲律宾,大马尼拉的人口是第二大城市宿务的11.3倍。首位城市在东南亚国家经济中所占比重也相当高,大马尼拉2013年的总产值占菲律宾GDP的比例高达36.3%。

从这个意义上讲,加大对首位城市的基础设施投入,确保首位城市的安全,是很多东南亚国家的重大利益诉求。而在中国的角度看,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入手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也有利于我们吸引东南亚国家,使其积极响应中国政府的新举措。

文章的最后,还有必要谈一下日本走向东南亚的经验。2011年曼谷洪灾中损失最为惨重的是日本企业。2013年9月,泰国政府与日本政府就洪水早期预警系统达成一项协议,根据该协议,泰国将把实时国家灾难预警系统与日本的灾害预警系统进行对接。此外,日本国际协力机构还主持开发了湄南河预警系统,向泰国公众发布湄南河水位的数据。

类似的实践经验也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阐释了什么是“相互依存”:“相互依存”不仅仅体现在贸易、投资总量的攀升上,更体现在软件的对接上。而促成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深度的利益交织,也正是“一带一路”战略的要义所在

(查雯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讲师)

编辑:李慧诗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