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智库是现代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6/03/21 10:57:44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作者:[查看评论][转发]

智库热已然在中国如火如荼,智库建设无疑成为中国的又一门“显学”。

在3月19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经济峰会上,主办方首次专辟独立单元——“现代国家治理中的智库”,就智库作用、智库治理等问题供与会嘉宾展开碰撞。同时嘉宾亦囊括了全球一流智库的代表: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美国兰德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里奇,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博森,英国查塔姆研究所所长罗宾·尼布雷特,美国纽约大学教授鲁里埃尔·鲁比尼。

智库发展需要四大体制机制建设

张军扩表示:“智库不仅是现代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重要体现。从历史经验来看,凡是国家现代化进展比较顺利的,智库也相对比较发达。在中国现阶段,充分发挥智库作用,也是推进和完善协商民主的重要途径。”

首先需要良好的市场需求和竞争环境。张军扩认为,对智库决策咨询服务的充足需求是智库得以发展的土壤。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智库就是为适应中国改革开放的形势、满足中央政府对重大改革开放和发展决策咨询服务的需求而产生的。

对于如何才能使政府在重大决策时高度重视智库的作用?张军扩表示,除各级领导人要从思想上高度重视以外,关键是要从决策制度上进行保障。比如进一步推进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从制度上规定,凡是比较重大的决策,都要事先咨询和事后评估,要建立政府决策与智库咨询的常态化和制度化联系。

张军扩坦言,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对智库作用的重视程度大大提高了,但相应的制度安排和保障机制还不健全,不够有力,今后需要在此方面大力加强。此外,促进智库发展,也需要形成智库之间良好的竞争环境。要努力为各类智库的发展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实现优胜劣汰。

其次,需要相对宽松的社会舆论环境。要从思想观念上,改变长期以来存在的“重理轻文、重硬轻软”等倾向;要进一步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鼓励深入实际调查研究,鼓励实事求是说真话;允许甚至支持智库发出不同于现行政策的声音,鼓励各种意见的交锋与辩论。

张军扩就其所在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举例表示,作为官方智库,其坚持“内部研究无禁区,对外发表有纪律”的行为准则和“唯实求真,守正出新”的核心理念,努力创造与政策咨询研究工作相适应的环境和氛围。

第三,需要充分有效的信息数据发布披露制度。张军扩认为,智库研究不能做无米之炊,缺乏必要的信息数据资料是制约智库研究质量的最大因素之一。他建议,要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基础上,根据进一步推进政务工作公开化、透明化的要求,按照“负面清单”的原则,即只指定哪些信息是不能公开的,除此之外都必须依法公开,进一步推进政府信息公开化。

第四,需要建立与智库发展内在要求相适应的管理体制。“相比较而言,官方智库面临的管理体制问题更为突出,应当成为改革的重点。”张军扩表示,主要是解决人才、经费、内部管理和外事管理四方面的管理体制问题。

比如,在智库人才管理方面,当前存在突出问题,因此迫切需要针对智库特点,研究制定更加符合智库发展规律的人才管理办法。再比如,在经费管理问题上,迫切需要针对智库特点,参考国际惯例,研究制定符合智库运行规律的财务管理制度。

智库应该独立而非中立

“我们做智库的第一要务就是说真话,说真话也许有影响力,也许没有影响力;说真话也许有人喜欢,也许有人可能恨你,但是我觉得做政策研究的人,第一要务不是追求影响力,而是说真话。”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表示。

郑永年认为,中国智库尤其是官方智库还是要为中国的国家利益说话,其实美国的很多智库,包括兰德公司在内,都要为美国的国家利益说话。所以,智库应该追求独立非中立。“通过制度设计,智库可以做到独立的。如果没有独立就没有客观;没有客观,智库研究就没有意义。”

作为经费完全依赖自身筹集的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其所长亚当·博森表示,“我们研究所没有党派偏见,我们的使命是促进国际贸易。比如我们比美国政府更早开始呼吁加强和中国的关系;我们比美国政府更早意识到亚投行的重要性,敦促美国政府重视亚投行。”

对于智库的独立性,英国查塔姆研究所所长罗宾·尼布雷特则认为,即使智库拿了政府的钱,也不意味着智库就不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如果智库的独立性受到财务来源的影响,智库必须尽量使自己的资金来源多样化,这样才不会受制于人。”

“智库需要信奉高质量的思想。”亚当·博森说,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文化特色是开展自我批评,“我们研究所所做的自我批评其实就是我们内部的人员会对各自同事的研究成果或者研究工作进行点评,但这不同于学术意义上的同行评审。”

亚当·博森说,智库还需要有一点理想主义的精神,“就是我们不是要别人来同意我们、支持我们、附和我们。”

智库以长远眼光理性决策

作为全球智库代表,美国兰德公司的知名度毫无争议,其总裁、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里奇也自豪地表示,兰德公司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智库。“兰德的宗旨是:研究是途径,支持科学决策是目的,希望通过研究工作支持理性决策,让人们生活得更美好、更健康、更繁荣。”

“智库独立研究的价值越来越大。”迈克尔·里奇表示,决策是要以科学依据为基础,智库的角色就是要确保政府在最重大决策过程中能够得到有效支持,这些重大决策是那些运用公共资源对大多数人的生活会产生影响的决策,需要有数据来支持这些决策。

作为欧洲知名智库,英国查塔姆研究所所长罗宾·尼布雷特认为,智库应该有长远的视角,政府在制定决策时,也需要智库来敦促政府要有长远的眼光,因为有时候政府比较短视。

罗宾·尼布雷特表示,智库更大的作用是要组织一个论坛,让公众能够对政策进行讨论;而且智库还有一个作用,它可以反映不同利益团体的诉求。

罗宾·尼布雷特还认为,现在的智库的专业性非常强,地域性也非常强,如果能够彼此交流经验,在这样一个高度相互依存的世界会有很大的意义,因为通过智库之间的合作,能够了解其他国家的想法,从而提醒一个国家的政府眼界应更开阔一些。


 

编辑:李慧诗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