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银贷通”拖欠1.4亿 老板跑路下属受审
2016/05/25 09:49:37来源:南方都市报作者:李亚坤[查看评论][转发]

南都讯 记者李亚坤 “我被投资人跟踪、威胁,有家不能回……希望法庭能惩处实际的犯罪嫌疑人。”“银贷通”网贷平台法定代表人张勇昨在法庭上哭称自己只是“背锅侠”。

“银贷通”网贷平台于2014年12月出现兑付危机,目前拖欠投资人约1.4亿,平台实际控制人深圳山西商会会长、深圳深药集团董事长聂存良目前处于通缉在逃状态。平台法定代表人张勇被检方指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昨日在福田区人民法院受审。

在逃“会长”曾经风光

现年58岁的聂存良,曾被视为成功的晋商,目前则是一名通缉犯,处于在逃状态。网上有消息称其已经潜逃到国外。

山西当地权威报纸曾于2014年报道他的经历,他原本在山西供销系统工作,上世纪90年代任山西忻州驻深办主任,此后下海投身保健品行业。他于2003年创办深圳市国盛源药业有限公司,在深圳坪山新区设立工厂。陆续的并购发展,聂存良于2010年注册成立深圳深药集团。

商业上的成功也为聂存良带来了很多社会职务,包括广东深圳商会执行副会长、深圳山西商会会长等头衔。

公开信息还显示,就在2015年6月,深圳山西商会会长换届选举中,聂存良连任会长一职。但实际上,此时他操控的网贷平台早已出现兑付问题,经营的实体企业与个人声名已危在旦夕。

网贷平台一度年息42%

根据聂存良早前的供述显示,其公司在2013年时资金吃紧。此时互联网金融正是乱战期,在听取具有互联网金融从业经历的邹某凤的建议后,他开始投身网贷平台的建设,利用网贷平台来套取资金。

深圳亿网银通电子商务控股有限公司在2013年3月注册成立,设立银贷通网贷平台,从事互联网金融。这一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聂存良的下属张勇出任,聂存良为实际控制人。

有关证人证言显示,这一平台设立之初,由邹某凤带领的团队负责运营,月息达3.5%。这一利率高昂,换算成年息高达42%。不过高利率也吸纳了大量资金,头一个月即有超过亿元的资金。运营人员邹某凤每月收入也超过80万元。

不过聂存良的供述称,由于利率过高,他要求调低利率,导致邹某凤在2013年8月即辞任,但此后平台的月息也在2.5%左右,同样保持在高位。

检方称,这一平台被聂存良用来实施自融,资金用于深药集团及其关联公司的生产经营,其他资金则用来返还投资者的本金,以让平台正常运转。

到2014年12月23日,平台资金链断裂,无法按时兑付投资人的本金及利息。统计显示,此时平台吸纳的资金达到11亿多元,尚未能归还的金额达2.6亿。

此后,聂存良曾出面面对投资者,以各种方式谋求解决兑付危机,但此时聂存良面对的已是全面危机,其所控制的深药集团部分下属公司股权实际上也已被质押给银行。

危机爆发后仅1人到案

随着投资者起诉或者报警,公司股权被法院查封,全面危机爆发。福田警方在2015年1月即立案就此展开调查。聂存良在最初曾配合警方的调查,在警方处有做下口供,并有尝试提出解决方案,包括让投资者的债务转化为公司股权等。

不过,在危机无法化解之后,聂存良选择藏匿。检方指控显示,目前该平台欠下款项为1.4亿元。

网络上有消息称其已经潜逃到境外。一名律师介绍说,从案卷中显示的情况来看,聂存良目前被警方通缉,处于在逃状态。

而网贷平台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张勇则于2015年7月遭到福田警方刑事拘留,被指控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现场

挂名法定代表人

哭诉自称“背锅侠”

张勇于昨日受审,在法庭上他声泪俱下,认为自己只是“背锅侠”。

张勇回顾担任法定代表人时的经历称,他在2011年左右进入深药集团,他与聂存良是老乡,主要负责的是代订机票以及接待方面的工作,有的时候也兼任聂存良的司机。

他辩称,挂名法定代表人仅仅是因为聂存良认为没有其他合适人选,而他是出于对聂存良的信任才出借身份证。

张勇称其最初并未参与公司运营,此后也只是负责公司纪律考勤等工作,月薪仅仅为几千元。他对公司运营情况并不了解,否则也不至于他和亲属的近千万元被套于平台之中。

说及事发后,他称被投资人追债,遭到恐吓威胁,由于孩子尚小,他连家都不敢回。他一度声音哽咽,仍称可以理解投资人的心情,但是希望实际的犯罪嫌疑人能受到惩处。

张勇的辩护人为其做罪轻辩护。案件尚未宣判。庭审之后,旁听席上的家属一边抹泪,一边大喊,“他们就是要骗你”。法警将张勇押下法庭。

 


 

编辑:吴文燕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