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登录],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邮件订阅 手机版 问政微博
省纪委继续暗访曝光五起为官不为问题
2016/05/26 09:22:07来源:南粤清风网作者:[查看评论][转发]

交警重复处罚迟迟难纠正,慢作为致企业受损失;农房改造补助政策执行走样,为过考评滥竽充数;倾倒焚烧垃圾污染农田,责任单位互相推诿;采砂市场乱象频生,职能部门监管缺位;农村垃圾无人处理,民心工程成“影子”工程……近期,省纪委继续加大作风暗访力度,发现了一批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问题。省纪委要求,各涉访地区和部门要高度重视暗访发现的问题,深入整治“为官不为”,认真组织调查处理,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责任,举一反三,落实整改,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深圳交警:重复处罚五个多月未删除

2015年11月18日,深圳市光明新区一公司的司机,在开车送货途中,被交警以机动车排放黑烟或者尾气排放超标为由,开具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同时也被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开具了《深圳市在用机动车排气污染强制维护通知书》。该公司对处罚没有异议,及时上缴了罚款并对车辆进行了检修,但接下来遇到的麻烦事,却让公司员工很是纳闷和不满。

2016年 4月11日,暗访组来到深圳光明新区,了解这起因交通处罚而引发的烦心事。公司员工称,过年回来(2月15日)去给货车办理年审,但却因有两个违章未处理而不能办理,后来一查才知道,交警将同一单违章上传了三次,交警部门也承认确因系统故障导致了重复上传。

既然是重复上传,那么由交警把重复处罚删除就好了,交警部门也说15个工作日内可以处理,可公司司机多次电话催促,甚至跑了交警部门七八次,事情也一直未解决。最让公司员工烦恼的是,这辆货车年审时限是2016年3月底,如不能删除违章,就不能对车辆进行年审,从而也不能正常上路。公司只好从外面租车运货,到4月11日已产生租车费用3000多元了。

4月11日下午,暗访组跟随公司员工,来到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光明大队,当天值班的领导称,其实这种情况并不是偶发个案,甚至还有更长时间未解决的。暗访组在大厅的意见本上,确实看到了类似的投诉。公司员工又查到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违例科的电话,工作人员反映,这主要是光明大队上交资料不全,导致拖延。

据了解,4月27日,该重复处罚终于被删除了。执法部门因技术故障造成失误本可理解,及时予以纠正、向老百姓做好解释也就罢了。但明知有错,也不积极纠正,本应15个工作日内解决的问题,却让老百姓跑了近10趟,用了71天,损失3000多元租车费用(不包括办事开销),这就不是技术而是官僚作风的问题了。

河源和平:执行农房改造补助政策走样变形

2016年1月28日,和平县青州镇新建村多位村民的银行账户收到了农房改造补助款1.5万元。补助款到账的消息一经传开,村里便炸开了锅。

村民们称,村里农房改造补助弄虚作假、问题重重。2011年全村登记共有105户农房改造扶持对象,2015年底验收时完成改造的也是105户,似乎是百分之百完成了目标,本应是大好事才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村民怨声载道呢?

暗访组通过调查得知,在符合农房改造扶持条件的105户中,有44户因缺自筹资金而未进行农房改造、领取国家补助,镇村两级却为完成考评指标,将一批不符合条件的农户纳入了补助,此外,一批验收时已丧失补助条件的也依然给予了补助。对于没法自筹资金进行农房改造的低收入住房困难户,却没有按照政策要求,实施分类指导,建设公益性住房进行妥善安置,从而激发了矛盾。

暗访组走访了解到,一位叫赖焕岸的村民,在村里有约200平方的楼房,同时在河源市区明源国际买了一套120多平方的新房,却同样领到了补助款;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赖齐农一家身上,赖齐农户头下的儿子赖小远在市区买了房,之后也成为新增改造对象,违规领了补助款; 2011年被定为农改扶持对象的赖勇如,并没有对村里的房子进行改造建设,而是直接在青州镇上买了一套三房一厅的新居,同样领到了补助款,而像他这种情况的还有好几户;今年4月5日才分户的赖火林与赖小群父女俩,违规领取了两份补助款,违反了“2010年6月以后分户的农户”就不再享受政策扶持的规定。此外,暗访组还发现人均住房面积超过15平方的农户也违规领取了补助。

暗访组致电省住建厅村镇建设处,工作人员称,按照相关规定,只有拆除重建和维修加固两种改造方式可以领到补助,且对扶持对象和禁止扶持对象都有明确要求。然而,到了和平县青州镇新建村村委会干部这里,就变成只看一个条件,只要是 2011年后建的房子就可以领到补助了,至于其他条件根本就没有去考虑。

为什么村的工作这么乱,在镇里还能过关呢?青州镇农房改造负责人黄风平一席话道出了根本原因,“县里面必须2015年全部完成改造任务,要不然省里面绩效评价就不行了。”

为了完成考评任务,最困难最需要扶助的农户没有领到补助,不符合条件的反而拿到了钱,这显然不符合中央精准扶贫的要求,如果当地政府能够认真执行政策、加强分类指导,或者上级考评部门能够实事求是,完善考评机制,这些问题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梅州梅江:倾倒焚烧垃圾污染农田 责任单位踢皮球

梅州市梅江区西郊桃西村有村民向多个部门实名举报,说村里有三块鱼塘被填上大量垃圾,且到晚上还有人肆意放火焚烧,产生的污水和废气,对周边环境造成很大影响,不少水稻农田也因此被迫弃耕抛荒。

村民向多个部门举报,4月初,几个部门到现场综合执法,扣罚了两辆淤泥车,但第二天,还是有人继续倾倒、焚烧垃圾,执法效果并不理想。

4月27日,暗访组赶到桃西村,发现村民举报的鱼塘上,依然堆满各种各样的垃圾,垃圾堆还一直往外冒着烟。焚烧垃圾产生的废气,垃圾堆渗出的污水,发出阵阵恶臭,让人难以忍受。据村民反映,三块鱼塘总面积达三十亩左右,均被同一承包人以招倒垃圾的方式填埋。

为弄清执法部门的责任,4月27日暗访组首先来到梅州市市区余泥渣土管理中心,该中心负责人称此事应该由综合执法部门牵头组织,联合行动。于是,暗访组来到梅州市城管监察支队,负责人称主要责任在余泥办,城管的主要职能是针对路面污染,如果要综合执法还得靠属地职能部门牵头联动。4月28日上午,暗访组来到梅江区西郊街道国土资源所,所长的回答干净利索,称这不属于国土职责。于是,暗访组又找到梅江区西郊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称焚烧垃圾是环保部门的责任,填埋垃圾是市区余泥渣土办的责任。暗访组又来到了梅江区环保局,该局信访办陈主任称环保是末端执法,永远都跑在别人后面。随后,暗访组和村民又来到桃西村委会,村干部说承包事宜是村小组与村民的事,村委没有备案。当暗访组找到村小组长时,该村小组长称那是填土复耕,至于倾倒和焚烧产生的污染,那归执法部门管。

阳江阳东:采砂市场乱象重重职能部门监管缺失

阳江市阳东区那龙镇两安村委会桥尾村,以种植水稻与香蕉为主,田畔河是贯穿两安村委会的主要河道,然而,这两年田畔河两岸的河堤却出现了问题,河岸边泥土崩塌,村民说已经有上千棵香蕉树垮了下来。此外,一座连接两岸的桥,由于河床加深桥已经垮掉了,河对岸300多亩地的耕作都成了问题。而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有人在河里挖砂。

为此,村民们这几年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没有任何结果。在村民的带领下,暗访人员来到了采砂场,采砂场位于断桥下游50米处,距那阳公路大桥100米左右。村民称,2015年年底前该砂场每天都在开采,今年以来该砂场开采时断时续,当地水务、国土等部门都曾去执法,但都是发发通知了事。

究竟这些挖砂者是谁,他们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地违法采挖呢?据暗访人员了解,2014年,阳江市政府为了保护河砂这一国有资源,规范采砂秩序,强化市场监管,将阳江市的采砂销售以及相关事务交给阳江市国有企业——恒财河砂经营有限公司。虽然多了一个经营和管理的单位,但由于种种原因,对违法采砂的监管并没有到位,出现了一系列的疯狂盗采问题。

据了解,恒财公司本身不具备开采河砂的能力,河砂开采的招投标全部由恒财河砂经营有限公司属下的各区、市、县的分公司负责进行。据知情人士透漏,“恒财的招投标其实只是一个形式,全关在一个屋子里进行,投标后既没有公布公司的名称也没有公布具体的标段。”

暗访人员在阳东恒财公司的网页上看到,既没有公布中标企业的全称,也没有公布具体采砂的河段。暗访人员还了解到,五个中标企业都没有采砂的经营范畴,也没有开采的设备,他们中标之后,再各自在当地租赁船只进行采砂。阳江市阳东区水务局谢股长称,“我们也不可能跟踪到下面,下面怎样包我们很难监督的,最后都是恒财在做。”

阳东区恒财公司的工作人员称,他们去年的五个标段已全面开工,暗访人员按照标段进行了走访,发现所有中标企业都没有在规定的范围内采砂,而是在非采区域采砂。

谢股长称,“我们有水政监察大队,恒财也有一帮人,我们巡查发现问题告知恒财,也警告他。他们是打游击的,可能有人放哨,看到你来就停止,这也有执法难的问题。”

可以看出,恒财公司并没有履行好政府赋予的相关职能,而有关职能部门又借此将执法责任推给恒财公司,这也许是造成采砂乱象的根本原因。

揭阳揭西:农村垃圾无人处理民心工程成“影子”工程

“一县一场”、“一镇一站”、“一村一点”,是广东省“十二五”期间重点民心工程之一,旨在通过建设一批垃圾无公害化处理设施,切实解决“垃圾围村”、“垃圾围城”等问题。近年来,揭西县委县政府每年拿出1000余万元,其中每年给予每镇垃圾压缩转运站50万元、每村垃圾收集点1万元资金补助,推进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工作,要求各镇村都要建设相应的垃圾处理设施,配备相应的保洁人员。但在一些地方,县委县政府的决策部署并未落到实处,民心工程成了有名无实的“影子”工程。

揭阳市揭西县五云镇下洞村,本是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庄,如今却垃圾遍地,流经村庄的河流也飘浮着垃圾和动物残骸。下洞村村民告诉暗访人员,下洞村下辖六个自然村的垃圾集中回收点迟迟不建,甚至连保洁员都没有,所以他们平时只能把垃圾往河里倾倒,等小河发大水时把满河的垃圾冲走。

为何村的垃圾收集点迟迟不动工?暗访人员来到下洞村村委会了解情况,一提起村里的垃圾处理问题,村委会彭主任向我们连连诉苦:“自然村的垃圾他们是自己包了,我们村委还出钱出力,上面没有钱来我们一点都没有办法。”暗访人员在五云镇云岭中学的后山上,发现了该镇的垃圾运转站。村民称,这个垃圾运转站已经建好两三年了,可是却只是在晒太阳,一直没有投入运营。

暗访人员随后来到了五云镇人民政府了解情况,该镇主管环卫工作的蔡副镇长却罔顾事实,称“每个村的垃圾收集点都配套建完了,垃圾中转站也从前年就开始运转了。”


 

编辑:吴文燕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有话问领导
  • 官方回复
  • 南方舆情
  • 南方民间智库
  • 网络问企